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新闻

上海自贸区震动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方案于7月初获批,带来巨大震动。

“市政府各方面正在密集地筹划中。”上海自由贸易区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经济与贸易系副主任陈波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目前方案的细则尚未披露,《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接近方案设计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除在贸易、投资方面取消壁垒、放宽准入等措施外,上海自贸区的亮点还在于,金融改革开放方面将有一系列的先行先试,“将涵盖人民币的自由兑换,放宽外汇结算额度,更为突出的方面是可能放开国际资本进出。”陈波说。

今年3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考察时指出,要用开放带动改革,鼓励支持上海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扩大开放中拓展发展空间,用倒逼机制推动转型升级。

“试验区的名字叫做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充分表明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不单单是上海加快转型发展的重大举措,更是一项事关改革开放全局的国家战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今年4月在听取上海关于自贸区情况汇报时说。

从地理区划上看,国务院在上海划定的这片自贸区面积达28.78平方公里,涵盖了上海原有的外高桥[0.00% 资金 研报]保税区、机场综合保税区、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

资本进出或将放行

金融方面的开放将做到何种程度,无疑是外界对上海自贸区的一大关注焦点。

6月末,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简大年在谈及试点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时表示,建立金融服务新框架,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及跨境使用先行先试,探索面向国际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

“实施人民币的自由兑换,打造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相信这一方面(在自贸区)会很快实施。”陈波向记者透露。

这意味着,自贸区内的企业向外方出口商品时可使用人民币结算;中国企业在外方进口商品时,可直接用人民币进行支付,资金的流进流出将得以放开。

相应地,外汇管理制度将进行变革。陈波指出,国外投资者进出中国进行资本结算将逐步放开额度,辖内银行结售汇也将取消头寸限制。

现阶段,我国对人民币的国际兑换仍有非常严格的限制。例如,境外个人进入我国所带外汇资金不得超过10万美元,“数量太小就只能用来消费,而不能用作投资。”陈波说,而境外企业进入中国投资,“FDI目前也有限制,比如50万美元、100万美元的额度,从投资来看数量也非常小。”而这些限制在自贸区中将逐步取消。同时,审批上也会减少手续,时间周期也会大大缩短,直至完全取消审批。

目前,国内对资本走出去设有严格限制,要经过层层审批,“往往一圈程序走下来,投资机会就走掉了。”

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丽认为,人民币国际化近期的目标应该是实现用人民币计价,而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途径就是促进中国企业、金融机构走出去。这就需要促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取消行政审批,将原先限制资本输出的制度清理掉。

自贸区金融对外开放一个最重要的方面将表现在放行国际金融资本进入国内资本市场。

陈波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从中远期目标看,自贸区应该将对海外资金投资国内资本市场的额度限制、参与者准入逐步放开,海外资金可以更大程度地投资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包括债市,及至股市、期货市场。同时,对这些资本的撤出也将取消限制。

不过,具体实施上将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从近期来看,我个人认为,首先放开的将是贸易相关的借贷,允许区内进出口企业向外资银行借贷,在区内物资、商品的流动领域先放开实施”,陈波说。这样,自贸区辖内企业在融资上将更加方便,不仅可从中资银行、也可从外资银行、国际资本进行借贷。

而与此相适应的是,中外资银行的同台竞争将促进利率市场化的实施。“存贷基准利率将完全根据市场的供求来决定,对中资银行来说,将直面外资银行的竞争,在引入机会的同时也引入了挑战”,陈波表示。

“银行间市场也可以向外资开放了。”潘英丽对记者表示,允许外资银行在自贸区内设立分支行,开展同业拆借、国库券交易等业务。此前,央行曾有条件地批准境外机构进入我国银行间市场。

陈波认为,我国未来加入TPP(跨太平洋[-0.79% 资金 研报]伙伴关系)及RCEP(由东盟十国发起16个国家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对区内的金融机构必须一视同仁。现在的放开将为双多边及区域合作积累经验,增强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话语权和主导权。

对于因市场逐步放开而带来的风险管控问题,方案的表述是实施“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货物自由流动”。陈波指出,从监管上来看,可能会引用美国、香港对金融业的管理经验,实行有区别的对待。具体做法是,建立比较完备的信息系统,监控金融机构的行为,但不实施管理,一般也不进行干预。在没有大的国际资本进出时完全由市场来决定其行为,但当出现大的金融动荡如金融危机时,央行可进行一定程度的干预。

海外投资“国民待遇”

方案的第二大着重点,便是对投资管理的探索。

简大年此前曾表示,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出发,探索投资管理新体制,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推动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体制改革;开辟总部培育新途径,集聚发展亚太地区总部,使之成为我国深耕亚太、融入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重要载体。

所谓投资管理的“新”体制,将具体体现在放宽对外资服务性企业的市场准入上。“一些外资银行虽然在上海已有业务,但业务范围等还受到很多限制,而自贸区内将放开市场准入,最终实现国民待遇。”陈波告诉记者。

潘英丽指出,自贸区会更多地引进海外的服务类企业,比如投资机构、投行、资产评估公司等,为全球投资提供服务的企业应放在优先引进的行列,出台政策鼓励这类服务企业在自贸区开设分支机构。

上海保税区域协会会长卞祖耀此前透露,支持在自贸区内开展服务业对外开放创新试点,引导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项目落地自贸区,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推进文化贸易、服务外包、融资租赁、期货保税交割、保税船舶登记、研发维修检测等新型国际贸易业态发展。

而在贸易方面,自贸区将逐步取消种种贸易壁垒。

陈波对记者指出,上海自贸区将和世界上其他许多自贸区一样,对区内进口商品实行零关税,把上海打造成一个自由贸易港。同时,通关制度上也更加简化,减少报关手续,缩短通关时间。

卞祖耀此前也曾表示,将改革现行的一线进境货物“先申报、后入区”的海关监管模式,建立舱单预申报管理制度,允许企业“先入区,再申报”;推进预归类、预审价等贸易便利化措施,探索逐步简化进境备案清单;简化不同区域间的货物流转手续,实现自贸区内及其与上海关区其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之间货物的便捷高效流转,降低企业物流成本;进一步简化国际中转、集拼和分拨等业务进出境备案手续,以最大限度地提升一线进出境便利程度和物流效率。

此外,上海自贸区将推动保税加工货物出区实施选择性征税,支持自贸区内保税货物销往国内市场实施选择性征税。

“自贸港的建成将有助于刺激出口,同时,由于可享受与国外的同等待遇,将避开国际上的一些贸易保护主义,引进的商品也会增加,有利于提升进口。”陈波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上海10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出口总值1529.3亿美元,同比增长1.85%,占同期上海市外贸总值的35.0%。其中保税物流进出口总值达940亿美元,增长15.56%,成为拉动特殊区域业务量增长的主要因素。

从航运来看,目前洋山港正在不断拓宽地理范围,“已经扩得非常大了,为此还将建一些基础设施。”陈波说。他表示,从上海建设国际物流、航运中心来看,很可能效法新加坡的模式;而建国际金融中心则可能效法香港的模式。

自贸区新机会

上海自贸区的设立,将给上海金融业乃至中国其他地区带来怎样的影响?陈波认为,自贸区方案实施后,国际资金可经由上海自贸区进入国内,国内资金也通过自贸区流向国外,资源配置将因此受到影响。“这对上海的金融机构来说是一个政策上的利好,但国内其他地区,还有香港可能会受到一些负面的冲击。”

对于在沪金融机构来说,自贸区的设立将带来更多业务,市场也可以扩大到为国际资本市场提供金融服务。不过,随着机遇并存的,将是国际金融机构同台竞争的冲击。“竞争会使金融机构更强大,最终与国际机构接轨。”陈波说。

在现阶段,金融机构如何在自贸区内拓展业务正是当务之急。“这方面可能牵涉到一些审批,但国有大行,一些大的股份制银行如招行、民生肯定没有问题。”陈波介绍,另外,一些规模较大的外资银行应该也可获准在自贸区内设分支行。

除了金融方面,原有的上海保税区也将面临一轮全新的升级。

“不再只局限于商品贸易,保税区内企业将从原先的加工型为主拓宽到一般性企业、服务类企业的进入,保税区正在制定新的进入准则、管理的规章制度以及监管措施等。”陈波说。

而方案的实际施行还需要各部委的协同合作。卞祖耀表示,在部际合作框架下,加强与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等部门联系配合;同时,建立上海海关与上海市发改委、商务委、财政局、税务局、口岸办及综合保税区管委会等部门定期磋商机制,采用专题工作组等形式,研究自贸区发展需求,解决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

“首先会从贸易方面着手,与贸易有关的资金借贷、保险等开放性措施可以先展开。”陈波说。

此外,有消息人士透露,自贸区内的企业资本利得税将降为15%。

不过,从政策层面来看,对于产业的发展促进,上海市政府可以通过制定出台相关的政策措施加以扶持,但涉及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外汇管制放松等金融改革,则需要央行等中央级监管部门“出手”。

央行是否会对上海自贸区进行适当的“放权”?从高层今年以来释放的种种信号可略见一二。

今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考察时表示,“中国走到了这一步,就该选择一个新的开放试点。上海完全有条件、有基础实验这件事,要用开放促进改革。”

“上海建国际金融中心喊了三年,但还没有实质性的措施”,陈波说,而自贸区无疑是有实际抓手的一项改革,央行等监管机构必然要出手推动实施。在上海自贸区获批后,近日又有消息称天津、厦门也提交了设立自贸区的申请。对此,潘英丽认为,相对于建设一个“自由贸易港”,上海还有着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与目标,因而金融放开会迈得更大,金融的内涵会更多。

“上海将是一个‘升级版’的自贸区,这是其他地区无法可比的。以此作为‘试验田’,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措施在这里先行先试,以期未来在全国推广。”陈波说。


发表评论:笔名 查看用户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
查看用户评论 评】

    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 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 法律责任。

    订阅资讯